77

潮流、說唱、原創成功的背后:焦慮可能是宿命

2019-12-20 08:30406互聯網未知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音樂財經”(ID:musicbusiness),作者小鹿角編輯部,36氪經授權轉載。

77當《中國新說唱》里福克斯穿的藍色塑料袋給觀眾們留下的印象還沒有完全淡去之時,轉眼2020年的《新說唱》就已經官宣在籌備中,首位確認的制作人依然是吳亦凡。

而當下,由吳亦凡、潘瑋柏、楊穎、趙今麥、福克斯等五位擔當合伙人的潮流集合店FOURTRY終于在東京,迎來了試營業日。在上線的第二期節目中,剛剛上路的潮流合伙人面對來自顧客們的犀利點評,壓力倍增下,學習了解上百家品牌知識,并將中國風、設計感突出的T恤作為銷售貨品的重點。

《潮流合伙人》能實現在To B端招商穩固的前提下,如車澈所言,在C端也能迎來突破嗎?從2017年以來掀起HIP-HOP狂潮的《中國新說唱》,2020年會迎來怎樣的變化?手握2020年愛奇藝三檔S級綜藝的制片人車澈,在青年文化題材的挖掘上,有什么成功秘訣?

在前不久舉辦的影響城市之聲(成都)國際音樂產業高峰論壇上,小鹿角APP創始人董露茜與愛奇藝副總裁、《潮流合伙人》《中國新說唱》《我是唱作人》總導演車澈有一場對談,我們聊了聊潮流、說唱、綜藝節目的迭代、內容創作者的焦慮和制片人始終前行的內心驅動力。

以下為現場實錄,略有刪減。

潮流、說唱、原創成功的背后:焦慮可能是宿命

帶貨?Follow?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潮流的正確”?

77小鹿角APP:在《潮流合伙人》這檔節目當中,您怎么把明星開店的過程策劃出來,并且讓這個過程當中的劇情變得好看?

77車澈:謝謝主持人給我機會做廣告。因為12月6號就在愛奇藝開播了,也是今年第四季度愛奇藝最大的S+級別的綜藝。

77為什么會做《潮流合伙人》?本質上是因為這幾年我和我的團隊一直在做我們稱之為青年文化的東西。很多人說什么是青年文化?我覺得字面理解就可以,青年文化是青年人喜歡的文化,無論是說唱、街舞還是原創音樂,潮牌也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77去年我們在《中國新說唱》發現一個詞叫“唱播鞋貴”,就是說新說唱播出之后,對中國的HIP-HOP文化發展有沒有影響不知道,反正鞋是越來越貴了,這是我們觀測到的一個結果。

每年《新說唱》播的時候,很多潮流的APP/媒體都會跟著我們播出的進程,每一集給我們出一個專題。他們不分析說唱音樂,也不分析青年文化,他們分析這些RAPPER們、制作人們穿什么鞋,這些鞋基本上都會漲價的,比如去年炒得比較兇的倒鉤鞋。

77所以我們一直在想潮流這件事情,我們發現在青年文化領域,潮牌已經是一個不能略過的話題了。

所以《潮流合伙人》這個節目其實是主題先行。那么,要做一個關于潮牌潮流的綜藝,用什么樣的形態?其實我們內部也配置過很多方案,我們是不是做一個國潮選秀,或者做一個紀錄片?但后來我們還是決定做一個經營體驗類的節目。

潮流、說唱、原創成功的背后:焦慮可能是宿命

其實經營體驗類的節目模式對于電視綜藝來說不是一個新模式,我們開過餐廳、客棧,但確實沒有人開過潮牌店。

把一個我們認為能切入現在年輕人市場的題材和一個相對穩定的真人秀劇情樣態結合在一起,就有了《潮流合伙人》。

77小鹿角APP:從說唱節目里嚴格的制作人到《大碗寬面》里調侃放松的狀態,再到現在年底播出的《潮流合伙人》,您認為開店的吳亦凡會帶給觀眾怎樣不同的一面?

車澈:我還是比較了解吳亦凡,我們合作了三年,四個S級的真人秀。

77大家在《新說唱》看到的只是他的一面,這邊是不是他?肯定是他。因為他在對待他自己的音樂,就是相對苛刻的狀態。音樂人都知道,編錄混是一個非常漫長的過程,有時候音樂人跟他的制作人交流的時候,也是非常苛刻的,大家覺得,OK,你在這件事上是嚴肅的,我覺得這個沒有問題。

但是在《潮流合伙人》中,他從一個制作人變成了一個體驗者。為什么叫經營體驗類節目?因為所有人都知道吳亦凡他回到生活中還是一個音樂人、一個明星、一個演員,他不可能是一個潮牌店的老板。

所以,他在這幾十天的過程中,更多的是體驗。當他回到一個體驗者的過程,其實你給他的發揮空間,就是大家可能會看到他有童心的、好玩的、柔軟的一面。

綜藝節目是沒有辦法改變人的,只能從不同的切口去呈現人。所以吳亦凡、(潘)瑋柏、Baby其實都是相對放松的狀態。

77我們在東京整個20個錄制日,他們沒有回過酒店。全部在宿舍里過一種集體生活,所有的事情都要自己去做。點外賣自己點、吃飯自己找地方、上下班自己開車去,我們完整地復制了這樣一個過程。

同時,不光在店里工作,他們在家里日常的生活也是全記錄的。早上起床都是全素顏不帶妝的。有時候藝人跟你說素顏,其實是相對素顏。但《潮流合伙人》從早上起床的過程,他們走到客廳里都是真實的全素顏。

小鹿角APP:節目希望展現出作為一個經營者,所處的真實的狀態?

77車澈:對,我覺得真人秀就是這樣的。藝人帶著很認真的態度來,但是你給他什么樣的一個殼,你給他一個什么樣的環境,他就呈現出一個什么樣的狀態還給你。

77如果你給他一個相對虛假的環境,你跟他說你要幫我演什么,你要幫我表達什么,他可能就會以答記者問的方式給到你。如果你給他一個真實的環境,他就會在真實環境里把真實的自己給到你。我覺得這是真人秀創作的一個要素。

我們總覺得藝人不真實,其實可能是我們的創作團隊沒有給藝人一個真實的環境,所以他們沒有辦法真實。

潮流、說唱、原創成功的背后:焦慮可能是宿命

77小鹿角APP:今年《新說唱》出來的福克斯非常有意思,從藍色塑料袋到搪瓷盆,似乎自成一派潮流。青年文化中一個重要的表現部分是裝束的視覺符號,你認為福克斯在這檔潮流節目中會產生什么樣的化學反應?

77車澈:我個人覺得他在東京的狀態還蠻好的。他是我們刺猬兄弟的簽約藝人,其實從新說唱的時候,我們就觀察到福克斯在穿著這方面還是比較有自己獨到的見解。他特別切中這個節目的價值觀,到底有沒有所謂的“潮流的正確”?

對吧?潮流是每天說的各種帶貨嗎?某某某同款,其實對于潮流來說,這是正確的還是不正確的?之所以我們會選他加入《潮流合伙人》,就是因為他跟別人不一樣,同時更重要的一點是他認同自己跟別人不一樣,我覺得這個很重要。

你說青年文化的視覺表達,到底什么是酷什么是潮?這個東西是自己認為。我今天穿著一件你們都覺得很奇怪的衣服逛街,但我覺得自己是OK的,而且我并沒有在你的眼光里讀到所謂的奇怪。

所以,我覺得自洽最重要。這世界上幾十億人怎么可能做到每個人都一樣?

偶像和潮流之間,你說KOL也好,什么也好,當你做到自洽以后,你一定能在蕓蕓眾生中找到能夠欣賞你的人。這可能就是所謂的KOL和所有粉絲之間的關系。

77同樣的,如果你沒有辦法找到自己的個性,你就只能去follow別人,我覺得肯定是(沒辦法成為潮流偶像)的。

存量廝殺,邊界拓展,在大潮里游泳,別把自己淹死

小鹿角APP:《中國新說唱》明年新一季目前已經官宣了第一位制作人是吳亦凡。您之前提到了在頂層設計上已經有安排,可否透露一二?

77車澈:已經叫明年了是吧?我習慣把它叫做今年,就是我習慣把所有發生過的(歸結于)去年。如果算上《有嘻哈》的話,實際上中國新說唱2020年也是第4季了。

其實這個問題很難,我覺得這是最難的一個問題,你們2020年的說唱準備怎么做?我每年都面臨這一道題。

小鹿角APP:臨近年底了,應該在做今年的復盤和明年的規劃。

車澈:對,我們在復盤。在節目的變化上,我們希望引入新的制作人,這個是我可以很負責地跟大家說,但是都還在聊。

畢竟離開播還有8個月,還有時間聊、還有時間想。我們希望引入新的制作人,希望在新的一季里能夠強化廠牌這個邏輯,因為我覺得廠牌還是說唱文化里特別重要的一部分。

小鹿角APP:如何強化廠牌呢?

77車澈:其實我特別希望給大家劇透,我也特別感謝主辦方給了我一個做廣告的機會,但確實沒想好。

我手上現在是《潮流合伙人》已經拍完殺青了(正在開播),正在籌備第二季《我是唱作人》,《中國新說唱》正在做頂層設計。什么叫頂層設計?(笑)就是還沒想明白,自己還沒有自洽。

當我們團隊可以自洽的時候,我們就可以跟大家分享了,但那個時候的分享就是一個策略問題,但現在不是策略問題,而是確實還在思考。

要解決兩個大問題,第一個問題,做還是不做?第二個問題,怎么做?每年都是這樣的節奏。《新說唱》每年大概要思考到4月份左右,5月份開始錄,剩下一個半月的時間去做籌備。對于專業團隊來說,技術層面的籌備其實沒有那么難,最難的是前面自己跟自己較勁別扭的過程。

小鹿角APP:我記得您在一次官方發布會上,就新說唱做過一次公開檢討,算是一個回應,這件事還蠻讓我們印象深刻的。

77車澈:因為說實話,我們覺得18年有些事情做得不夠好,那就真實地面對發生過的事情,真實地面對觀眾,面對自己。當你承認自己有什么東西做得不夠好,你來年才有機會把它做得更好一點。

77每個人都想進步。開一個節目,為什么不想把它做好?所以第一年其實是帶著冒險精神,但同時又非常真實地呈現在大家面前,到了第二年,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到了第三年的時候會有一些反思,希望更加追求真實。到了第四年的時候,當然也會有一些新鮮感上的考慮,這是做創作的人需要去思考的東西。

77我們的觀眾太殘酷了!我做模式節目出身,以前做《與星共舞》,這是一個特別著名的節目模式,在英國叫《Strictly Come Dancing》,美國叫《Dancing With Stars》。

我和美版制作人有過一次交流,我說我很焦慮,我要怎么創新?他當時特別錯愕的問我為什么要創新,為什么要改這個模式?我說我們的觀眾已經看了三年了,都是這個節目模式,他說這個節目我們的觀眾已經看了十年了,他們覺得挺好的。

你知道有時候我們沒有辦法去跟國外的同行交流,這是一個真實的情況,美國的電視或者流媒體的競爭環境與我們不一樣。我們的觀眾、我們的媒體不能接受一樣,但是人家可以。當然,他們的競爭環境也在變,也不輕松了。

所以,我們每年都會面臨同樣的問題,今年跟去年有什么不一樣?每年觀眾也問我,媒體也問我,我老板也問我。所以你問我明年新說唱會有什么不一樣,我只能跟你說,我還沒想好,但肯定會不一樣。

77小鹿角APP:好萊塢工業體系里的標準化流程,是否用在綜藝節目的內容設置上,其實還是可以有套路,實現工業環節的標準化?

車澈:我們經歷了一個標準化的過程,這個過程其實已經在10年、11年、12年這三年時間里完成了。

我當時在東方衛視,經歷了《中國達人秀》和《中國好聲音》,我們還做了一個《舞林爭霸》和《中國好舞蹈》,其實那個時候是一個標準化的過程。

我們從西方先進的真人秀團隊拿到了大量的bible,把所有的人員分工,工業化的流程怎么做,我們模仿著西方的影視套路。所以在那一波浪潮里,我們已經實現了極致工業化。

我當時特別知道模式節目的威力,我和我當時的小伙伴是中國第一批接受正經的模式節目傳襲的導演。但是很有意思的一點是,到了2015年,它失效了,因為我們的觀眾不滿足這個東西。所以今天其實是一個模式節目失效的時代。

我們發展太快了,整個中國的綜藝和真人秀行業,我們可以做一個對比,美國2019年收視率最高的節目之一,是《蒙面歌王》,能想象嗎?他們其實已經比你落后了三到五年,《蒙面歌王》是我們15年的新節目。

小鹿角APP:中國的綜藝節目已經迭代得這么快,下一步會朝著什么方向去發展?

77車澈:不知道。大家都沒有答案,每個人都還在做。

小鹿角APP:以前我們是學習者,但原創會成為中國綜藝節目的主流。

77車澈:因為沒得可借鑒了。這是個很殘酷的問題,就是你只能去再往前跑。

77對行業的影響就是,我們的原創比例會越來越高,越來越多在英美日韓都沒出現過的節目會在中國出現。

77小鹿角APP:綜藝節目迅速迭代的背后,其實也與中國媒介傳播環境的變化有非常大的關系。

車澈:我特別認同您對于今天媒體環境的看法,我們的流媒體、短視頻、內容創作的機制,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其實每一個人都在無所適從中,因為我們太快了。

77其實直到2016年,我還沒有做過任何一檔網綜節目。在那之前,我做的都是衛視播出的這種周末黃金檔大體量的綜藝。但是2017、2018、2019,這短短的三年,我們的網綜市場現在已經發展成什么樣了?甚至現在人們已經不再提網綜這個詞了。綜藝就是綜藝,人們不再說網綜還是臺綜。不管是同時播出,先網后臺,各種合作的模式都有了。

77但是當我們來看網綜已經這么快的時候,短視頻出來了,當你還沒有消化短視頻的時候,直播電商出來了。對,所以其實我們只能在這樣的大潮里面去游泳,別把自己淹死。

但我覺得不要抱怨環境,抱怨環境沒用,或者說我覺得每天應接不暇地接觸新的東西未必不是一種機會。

前面我們在聊,我們也很焦慮,競爭壓力很大。但其實可能對我們這批人來說,這就是最好的時代,因為它給了你很多的機會,去做很多你完全沒做過的東西。對我們的市場來說,這么大的體量,可以包容這些新的創作。

其實我不是樂觀主義者,我本質是個悲觀主義者,只是因為我覺得抱怨也沒有用。

77我特別希望能像我美國同行說的一樣,《中國新說唱》十年不改版,咱就這么弄。太棒了,這多好,我多開心!

但是在今天這個環境,用腿想都不可能的,觀眾肯定會覺得你不變化,你沒意思。

小鹿角APP:您如何看待節目的口碑、熱度與商業價值之間的關系?

車澈:一直以來,綜藝是什么?它是大眾傳播的產品。我到今天依然這么說,綜藝和真人秀都是大眾傳播的產品,而產品的第一屬性是要賣。

77雖然綜藝是做給觀眾看的,但其實是一個To B的生意,作為產品來說要流通得好,這是作為一個制片人,對于老板、團隊和平臺的職責。那么這個節目首先要有流量和點擊率,才會有商業價值。否則第二年就不會有這個節目了。

至于平衡的問題,我認為在跟主流的價值觀不相悖的情況下,再去看到自己的商業價值就可以了。

77小鹿角APP:如果回溯過去的話,從您這四年的經歷,視頻平臺綜藝節目在To B端招商的合作模式上經歷了什么變化嗎?

車澈:沒有變化,一年比一年難。當我們的網絡綜藝在18年的夏天達到一個頂點的時候,就變成了存量的廝殺,這個市場不再和增量有關系。這是我們必須得面對一個事實,別跟我談增量。

77回到自己處在的2019年,這可能是電視市場在過去三年里最差的一年,但你怎么知道這不是未來5年最好的一年?所以不知道的,但是其實未必也不是好事。

在《潮流合伙人》,我們不講傳統,或者是To B的生意,我們同時嘗試To C。FOURTRY它不只是一個店,也會是一個獨立的品牌,它可以跟任何在潮流界有關系的品牌自主跨界,獲得收益,這是我們的一個嘗試。

77除了To B之外,綜藝的(商業化)還在開拓(邊界)的過程。

潮流、說唱、原創成功的背后:焦慮可能是宿命

“做人有意思是因為做人難”,2020,好好做節目

小鹿角APP:作為綜藝節目導演,選擇一個新的題材的過程中,您會焦慮嗎?

車澈:我其實很想問您,您焦慮嗎?

77小鹿角APP:我焦慮,我一年365天都在為選題和同事的選題枯竭而焦慮。每個人處理焦慮的方式不一樣,您怎么處理這種焦慮呢?

77車澈:喝酒。其實做內容的人,焦慮可能是宿命。

實際上,當你不焦慮的時候,你有兩種可能性,一種是你把所有的事都想明白了,但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的,對吧?你今年想明白了,人家問你明年有什么創新?所以永遠想明白是不可能的。

77在沒想明白但又想對自己的作品負責任的情況下,你就只剩下一件事了,就是焦慮。

77焦慮貫穿什么過程呢?開始是今年怎么做,然后在做的過程中是處理各種問題。然后做完了之后是明年做不做,明年怎么辦?我手上不止一個項目,2020年就有三個S級的項目在做,所以就始終處于24×7×54這樣的焦慮過程。

小鹿角APP:高以翔事件后,綜藝、娛樂、媒體圈前一段時間一直在反思。又確實面臨一個普遍焦慮的環境,因為大家都跑得這么快,所以我自己也還必須更加努力,那就只能犧牲休息時間,以健康的身體為代價。您怎么平衡這個問題?

77車澈:真正回到一個創作者的角度,坦白地說,不焦慮是不可能的。

因為你要對自己的團隊負責任,你要對自己內容負責任。你也要對來參加你節目的所有的人負責,最后你要對觀眾負責任,所以焦慮其實是難以避免的。

77其實很多時候,沒有說誰想去工作多久,其實(拼命)更多的是出自于內心的驅動力。當然這是我的看法,我只能代表我自己。但是我覺得這里面要做好一個平衡。我自己也在想,確實我們應該去注意到,不管是臺前的藝人也好,幕后的編劇、導演、技術工作也好,確實應該去在乎到這件事。

77雖然我們在很激烈的競爭環境下,但是我們應該珍惜自己的身體,我們不應該那么焦慮。

77小鹿角APP:錄制綜藝給我們最大的印象是太苦了,整宿的熬夜,是什么原因驅動您在這條綜藝的路上堅持走下去?

77車澈:作為一個做內容的個體,需要有東西去表達。雖然這種表達融化在商業的產品里,融化在大眾的文化商品里,但你在里面是有表達的,是希望觀眾能聽得懂的。

我們每個人都包裹了我們對這個世界的很多問題,我們對這個世界的期待。在節目里,我們也許會有回饋,也許沒有,但是我們一直在表達。

77小鹿角APP:在表達的過程當中,做成一個爆款節目的成就感會持續多長時間?

車澈:其實有的人是可以一直有(成就感),但我不太行,我比較平靜。因為所有的工作都是平淡和瑣碎的,所有的高光時刻都是由這些特別瑣碎的日常堆起來的。

77這兩年來,我越來越多往制片人的角度去規劃自己。在電視領域總導演和制片人一直是二合一的,我現在更多的時間花在幫助很多新一代的導演做題材的把控、資源的聚攏、價值的拔高,包括一些商業的內容。

77作為制片人,你花了投資人那么多錢,你要對市場負責。不對市場負責的制片人,是在逃避自己的責任。但是回過來剛才那個問題,你問我為什么一直在做這件事情,就是會在里面自己有想表達的東西。

所以制作人主要還是內容。我比較幸運的是我有一個很好的團隊,他們已經幫我把90%的瑣碎的事情處理掉,我可以把大部分精力回歸到做內容輸出本身。現在愛奇藝做的“綜藝中臺”,慢慢就是形成“大中臺小前臺模式”格局,中臺的能力就在于,它可以給你賦能,讓做節目的人專心做節目。

小鹿角APP:大學在上海戲劇學院,戲劇創作的專業訓練是否幫助了你做綜藝節目時對題材挖掘的把控力?

77車澈:你在2019年問這個問題,我的答案是“有”。但如果你提前10年問我,那肯定是“沒有”。

77我特別對不起我的老師,剛畢業的時候,我覺得在電視臺是一個從頭開始學習的過程,戲劇里的一些特別基本的元素,關于情境、人物、動作、轉折、發現,我會覺得對于真人秀或者綜藝的真實性是毫無用處的。

直到我做了幾年總導演后,我才發現我在大學時受的最基礎的編劇專業課,我們稱之為元素訓練,特別有用。

小鹿角APP:過去成長的路上,誰曾給過你一句忠告,你到現在還記在腦海里?

車澈:很難講,對,我覺得我是個貴人運特別好的人,我一直遇到很多良師益友。

但是你說誰給我一句話讓我記到現在,這是一個特別神的事情。大學時我的一個師兄,我可能已經二十年沒有見過他了,但他當時和我說過一句話,“做人有意思是因為做人難”,我時不時就在琢磨這句話。

因為我其實是一個相對來說悲觀主義的人,但是我是一個能折騰的悲觀主義者,事情黃了也不會特別難受。

當然這句話我師兄講得比較通俗,翻譯過來的意思就是,“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生命中可以承受重,不能承受輕,米蘭·昆德拉說的。雖然我覺得這本書寫得一般,但有一本叫《玩笑》的小說寫得還不錯。

77除了喝酒以外,閱讀是我的一個放松方式。我愛看玄幻小說(笑),這種書看起來就很放松。我是起點中文網第一批付費用戶,付費閱讀已經十幾年了,所以我經常給他們寫一些批評意見。

小鹿角APP:送一句話給2020年的自己吧。

車澈:加油,好好做節目!

Copyright © 2002-2013  
77服務郵箱:6396417@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