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

成為自律投資者我用了40年,被病毒擊垮只用了40天_詳細解讀_最新資訊_熱點事件

2020-04-01 18:006666互聯網未知

77神譯局是36氪旗下編譯團隊,關注科技、商業、職場、生活等領域,重點介紹國外的新技術、新觀點、新風向。

編者按:新冠病毒不僅對人的健康造成巨大威脅,而且給經濟造成了巨大的次生災害。當美國的疫情急轉直下時,牛了10年的美國股市開始了有史以來最慘烈的大崩盤之一。面對著自由落體式的下跌,投資者該做何選擇?相信每個人的內心都會深受煎熬。有著40年投資生涯,自信是一名自律的投資者的James B. Stewart,強大的內心被病毒所帶來的影響用40天擊潰了。原文發表在《紐約時報》上,標題是:I Became a Disciplined Investor Over 40 Years. The Virus Broke Me in 40 Days.

成為自律投資者我用了40年,被病毒擊垮只用了40天

那是3月19日星期四的早上——(美國)新冠病毒爆發進入第四個星期。一天前,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剛剛跌破20000點之后又跌了700點。一個月之內指數狂瀉30%,是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降幅,甚至比大蕭條時期還要嚴重。

77這種跌法令人作嘔。但是,根據我幾十年來制定的規則,我知道,買入的時機到了。不過我得先登錄我的股票賬戶。登入后,映入眼簾的首先是我的投資組合當前的市值。

當時正在周圍一片曠野的紐約鄉村農舍隔離的我,已經好幾天沒看過我的賬戶了。現在我也不想看。

我決定還是先看看天氣。然后回一封電子郵件。一個小時之后,我什么也沒做。

我就這么癱著。

那些股票我已經拿了快40年,經歷過4次崩盤都熬過來了,甚至還漲回來了。

所以我應該做好準備。但是,回顧過去幾周時,我意識到大多數久經考驗的規則自己都已經違反了。壞消息不斷涌現,樂觀與絕望交織在一起,我的日常生活被顛覆了,我讓情緒左右我的決定。今早我又做了一次。

深不可測的下墜

1982年夏天,攢夠了錢后,我人生第一次買入了一支股票共同基金。我父親是NBC在當地的銷售經理,他一直都是股市的狂熱信徒,他也把那種信念反復灌輸給了我。

77事實證明,1982年是買入的好年份,不過當時我并沒有意識到。多年來,我一直享受著市場穩步上漲所帶來的正強化。我喜歡時不時在報紙上面看看我的共同基金走勢情況。在接下來的五年時間里,市場翻了3番。

771987年10月19日,我去看我的弟弟,當時他正在法國讀一個學期。第二天一早離開斯特拉斯堡的酒店時,我注意到報攤上的頭版頭條報導說道瓊斯工業平均指數跌了“23”。我很好奇為什么美國市場會成為法國的頭條新聞。仔細一看,原來23的后面還有個百分號。道指在一天之內下跌了508點。從百分比來看,這是美國股市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天。

77我恨不得馬上把手上的股票賣出去,好拯救我那少得可憐的積蓄。但是我離美國太遠,別無選擇只能持有下去。

77回到美國后,市場似乎穩定下來了。但是波動很快又繼續。在經歷過其中又一次下跌之后,我慌了,把全部基金都給賣了。

77到1989年9月,市場已經把所有的下挫都補回來了。但我只能在旁邊看著,徒勞地等待好時光再度回來。

我發誓永遠不要再陷入到恐慌之中。我制定了一條規則——低迷的時候永遠別賣出——推論:上漲的時候永遠別買入

在技科技繁榮的推動下,接下來的十年進入到創紀錄的牛市,這一條對我很有幫助。那十年甚至比1980年代更令人陶醉。在健身房的時候我經常聽到私人教練在吹噓自己最喜歡的科技股。

分散投資的概念對我來說基本上屬于一無所知。2000年初,當科技泡沫破滅,股市又一次崩盤時,我大肆買入并堅持了下來。我看著自己的投資縮水。然后我不再關注股票走勢,這至少給了我一些心理安慰。每月的紙質賬單我原封不動就扔進了垃圾箱。

77但是至少我堅持了1987年制訂的原則:不賣。

經過兩年的熊市之后,我調整了策略。我認為,如果我每次都在上一次高點下跌10%(市場修正的標準定義)的時候買入,然后又在每次下跌10%左右再買入的話,那么我永遠都不會在周期的最高點買入。

77我不認為這是擇時交易,因為我對市場走勢并沒有做出預測。我的策略是目前廣泛采用的投資組合再平衡做法的一種變化(即賣出某些資產類別并買入其他資產類別來維持配置的穩定。)

77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我把這套體系付諸實踐。回想起那年10月份市場暴跌,在別人吹噓說自己有先見之明先跑出來了我卻說自己正在買入的時候他們臉上的震驚表情。

我的時機算不上完美。市場有五次跌了10%,所以我有很多機會來增加股票頭寸。最后一次是在2009年3月。事后看來,第一次跌10%時的買入是個愚蠢的選擇,因為此后市場又跌了40%。但是,哪怕是在有那些過早買入的情況下,在本月結束的創紀錄的牛市期間,我依然能夠獲益。早在2009年的時候,我就不用擔心重返市場的事情了。我已經在里面了。

又一個病毒威脅會是什么?

77從那以后, 10%的修正僅出現過5次,每一次對我來說都是一個買入的機會。從來沒有過連跌10%的。最后一次修正是在2018年底。隨著我的帳戶積累的現金越來越多,我開始在想什么時候再給我一次買入的機會。我變得不耐煩了。 2月19日,標準普爾500指數以創歷史新高的紀錄收盤。似乎沒人看得到有熊市或衰退的跡象,哪怕市盈率已經創新高到岌岌可危的地步,哪怕一種奇怪的病毒已經開始傳播。

直到一個星期后。

股市開始下挫,但一開始很緩慢,然后又慢慢漲了回來。到2月25日時,標準普爾500指數已從高位回落了7.6個百分點。

從金融的角度來看,我并不擔心這種病毒。中國的感染情況正趨于平穩。美國只有少數病例,大多數均發生在華盛頓州的一家養老院里面。每個人都說美國的醫療保健體系更好,空氣質量更好,預防病毒傳播的手段更有效。作為投資者,我經歷了許多次的病毒恐慌,包括SARS、MERS、豬流感、埃博拉病毒等,這些病毒的肆虐對美國股市并未造成明顯影響。甚至致命性性的艾滋病流行對更廣泛的經濟或一片繁榮的市場也幾乎沒有影響。

77于是,2月25日,我開始迫不及待地買入跌10%時的股票目標(一種廣泛基礎指數基金)。被壓抑的渴望和樂觀壓倒了我訓練有素的策略。我并沒有有意識地做出違背它的決定。因為急于想把握這稍縱即逝的“機會”,我甚至連想都沒想過這一點。

第二天股市又下跌了一點。然后,2月27日時,標普指數下跌近5%。現在,市場正式出現了修正,這是有史以來最快的一次,比前一周的峰值下降了12%。此時,新冠病毒已席卷全球,包括美國在內。

我意識到我應該等一等。我因為自己違反了規則而感到愚蠢和內疚。我發誓不再這樣。

自黑色星期一以來最大的跌幅

但是接下來的星期一我覺得自己實在是聰明了。鑒于有傳言稱美聯儲將降息,標準普爾飆升了近5個百分點。

77可惜高潮總是短暫。到周末時,標準普爾已抹掉了周一的漲幅。現在我也開始擔心了,但我不是傳染病專家。我認為股票已經給風險定好價了。我所知道的是,市場現在已深陷修正之中,因此我買入了更多。

我的第一次買入也許為時過早,但是現在我又回到了正軌,按照我的手冊走。在存在那么多的不確定性的時候,我卻覺得自己正在掌控自己的命運。

那是我最后一次買入時感覺良好,就好像我抓住了轉瞬即逝的機會一樣。這很快就成為了我極度焦慮之源。

三月份的第一個周末,頭條新聞報道的都是這種病毒在意大利爆發式傳播。空無一人的廣場照片讓人感覺情況更加嚴重。看似遙遠的威脅現在似乎近在咫尺。

如果情況還不夠糟糕的話,俄羅斯和沙特阿拉伯決定在需求崩潰的時候發動一場油價大戰。石油價格暴跌,拖累了整個能源領域。

周一市場會很糟糕我事先是料到的,但情況比我預料的還要糟。陷入混亂的交易甚至觸發了熔斷機制。當天標普指數下跌7%,為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來的最大跌幅。

我鼓起勇氣看了一眼我的賬戶。數字令我震驚:其下跌幅度已經遠遠超過了美國股市的平均水平。我的國際股票指數基金比2月份的峰值下跌了20%,而新興市場基金的價值縮水了四分之一。

77此時我回想起了33年前的經歷,當時我對在斯特拉斯堡看到的頭條新聞感到恐慌。我設法提醒自己,市場的長期走勢一直都是向上的,短期的波動只是暫時。當市場下跌時,該市考慮買入更多股票的時候了——只不過這個時機比我希望或期望的要早得多。

3月12日,星期四,特朗普總統開始頒布禁令,限制美國與歐洲大陸之間的大多數航空旅行,在全球經濟紛紛按下暫停鍵之后,股市暴跌甚至比星期一還要慘烈。標普下跌10%,較幾周前的峰值已下挫了27%。

按照我自己的規則,是買入的時機了。

77這一點我幾乎沒有注意到。我正忙著取消下周到維爾京群島的度假計劃,開始揣摩自己會怎么被隔離,哪怕是在幾天前,這似乎也是不可想象的。

更糟的是,我在西班牙的一個朋友,我11月份剛拜訪過的一位40多歲的人就感染了這種病毒。他已經住進了馬德里一家醫院,人還沒醒。

我擔心這種疾病的擴散。股市或者我們的股票凈值的飛速下墜我已無暇顧及。

創紀錄的波動

我的交易策略并非硬性規定,而是理性體現。錯過一兩個百分點,或者時機稍微有點不合適,或者要事優先(像現在一樣),這些都沒關系。我的另兩位朋友告訴我他們也感染了這種病毒。

77不過,在接下來的幾天里,當我在鄉間小路上長時間散步,開始思考這些接踵而至的事件時,我意識到自己無所作為的借口已經用光了。我知道我應該再次買入,標準普爾指數仍遠低于我設定的20%目標。但是交易波動性之高我前所未見。標普指數已經連續七個交易日錄得創紀錄的4%以上的波動。

773月13日星期五,由于特朗普承諾采取新舉措遏制病毒及提振經濟,股市在下午晚些時候出現反彈。收盤時標準普爾500指數幾乎比上一峰值低了近20%。我還是按兵不動。

77幸虧如此。周一,市場又崩盤了,抹去了周五的全部漲幅。道瓊斯指數三年來首次跌破20,000點的里程碑。市場現在下跌了30%。是時候買入了。

掠過了20%的買入“機會”之后,我知道該看看了。但是我不會在市場還在自由落體的時候去做。不管怎樣,我還是沒有登入我的股票經紀網站。

第二天,股市反彈了。我感受到強烈的買入誘惑,心里總是有個聲音說最壞的情況可能已經過去了。我擔心自己又一次未能按照自己的策略行動,從而錯過了底部。但是30%的窗口已經關閉,我提醒自己,我的規則是永遠不要在上漲的時候買入。

第二天傳來了好消息:中國的新增感染已降至零。即便如此,當天早盤市場依然下跌,再次觸發了我30%時買入的目標。這次我決定要動手了。

77但是我還是磨蹭了一下。我看了看新聞、天氣和電子郵件。我告訴自己這很荒謬。不管我看還是不看,我的投資組合價值都不會變。

77所以我去看了。我的股票情況很糟糕,但沖擊不像上次那么嚴重(也許是因為現在下跌的百分轉成數額沒那么大了)。由于最近幾年積累了一些利息和股息,我手頭上仍然有足夠的現金。

所以我買進去了。

77買的時候感覺不能說是情緒高漲,但我覺得比幾周前好,至少在我的個人財務方面。我鼓起勇氣去面對現實,不管這個現實是多么的殘酷。我按照計劃行事。如果再跌10%需要我補倉的話,我還儲備了更多的現金。

77我重新煥發的信心在下一次下挫中得以幸存,那就發生在接下來的的第二天。

“丟臉、愚蠢,就好像自己搞砸了一樣”

本周,我向咨詢公司MarketPysch的執行合伙人,行為金融專家Frank Murtha介紹了我最近遭遇的投資困境。他說我告訴他的一切并無任何的不同尋常,哪怕是對經驗豐富的投資者而言。

77他說,我不愿面對自己的投資組合其實很常見。“看著自己的錢慢慢減少很痛苦。痛苦不僅僅因為你更窮了。你還會覺得很丟臉,恨自己為什么這么蠢,好像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一樣。把金錢跟你的自我分開是最棘手的事情之一。”

他對我鼓起勇氣面對現實并再度買入的勇氣予以認可譽。他說:“采取行動就是緩解焦慮最有力的手段。為了滿足做某件事情又不要讓你的財務陷入不必要的風險的情感需要,你可以采取一些小一點的行動。”

股票是越便宜在心理上越不敢買的少數資產之一。Murtha說:“每一個買入的決定都會受到負面影響。”甚至他自己也錯過了2009年3月的那次巨大的買入機會。他說:“我當時太害怕了。”

77至少我沒有犯Murtha所認為的最嚴重的錯誤,那就是大跌的時候賣出。他說:“這種受傷才是實打實的。一旦賣出,情緒影響就會對你不利。如果市場進一步下跌,只會證實你的恐懼。如果市場上揚,剛賣出的你并不想買入。然后它離你越來越遠。大家并沒有意識到要想重新買入會有多難。”

市場飆升。我卻高興不起來。

我過去的所有經歷并不能讓我為這次市場崩潰的速度做好準備。在2000年3月,當股市見頂之后,市場的跌跌不休一直持續到2002年10月,也就是2年半。最近一次熊市從2007年開始,持續了17個月。這次熊市會持續多久?沒人知道。

這一事實讓我獲得了勇氣:在之前的熊市期間,標準普爾指數再怎么跌也沒有低過2007年峰值的50%。甚至在大蕭條時期(有史以來最糟糕的一次熊市),標準普爾下跌了86%,但從來都沒有掉到過零,一個小小的安慰,也許吧。在經歷了如此劇烈的下跌之后,市場不僅復蘇,而且最后還創下歷史新高。

這周還有一些好消息。我西班牙昏迷的那位朋友醒過來了。醫生說他的恢復會很慢,但是他們很樂觀。

周二,市場出現飆升,隨后又是連續兩天的上漲。但這次我高興不起來。最大的反彈有時候就出現在最糟糕的熊市期間。

我的下一個目標是標準普爾指數跌到最高點的40%的時候。很快可能我就要再度買入。

譯者:boxi。

Copyright © 2002-2013  
服務郵箱:6396417@qq.com